浅笑安然

1.主吃all叶,忘羡,思追,巍澜
2.声明:本人手残,不会写文。
转载他人,纯属喜欢。

若要看原文,请关注各位太太。
实名表白各位太太,吹爆各位太太。

道歉+退圈声明

呵呵,这道歉道的真有诚意。
整一个白莲花,哦不对,是毒莲花。
抄袭说是撞梗,你脸真大,需不需要我给你科普一下,文笔不好就练嘛,干脆就别发呀。文笔不好不会承认呀,就像我。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长见识了。

抱紧E大,永远支持您,加油。
就该维权。

大家接力转起,滚出老福特,支持E大。么么哒^3^。 @Exclusive 永远支持您。

琉璃醉:

@Exclusive
向太太道歉,不管是撞梗还是态度
太太让我给一个解释,我在想,不管解释什么,我这种只会越描越黑的人都说不清楚,那我直接承认好了,我撞梗,撞了太太很多梗,我向太太道歉,也向所有读者道歉,你们可以直接在评论骂我,我不反驳.我知道我这个声明太太肯定不会满意,其实我自己也不满意,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
粉上我这种人,其实也挺难堪的


我这种人,嘴笨又不会说话,态度又不好,所以别粉我了


退圈了


谢谢


对不起

【all叶】逃婚

23333333😂😂

本人手残,不会写文。
转载他人,纯属喜欢。
若要看原文,请关注各位太太。
吹爆各位太太,实名表白各位太太。

R先生:

ABO,O叶


一个给莱伊太太的因为找敏感词迟到半个小时的生贺_(:з」∠)_




1


 


“今年王储也没有出现在寿宴上。”


 


罗辑走进杂货铺,听到老板娘正在和其他人聊天。


 


“都说他是去南延星服役,可三年了一张照片都没有,谁信呀。”


 


他默默挑完新的测绘工具和仪器,去付账的时候,老板娘聊着聊着突然一脸神秘地跟他搭话:


 


“小罗,你是搞科研的,脑子最灵光,你猜王储干嘛去了?”


 


罗辑木讷地答道:“不知道。”他现在连皇室人员的名字都没搞清楚,哪里会了解这些秘辛。


 


老板娘一边收款一边说:“哎猜你也不知道,我也是昨晚从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,劲爆得很!”


 


罗辑:“嗯……”


 


他胡乱应对着,没把对话放在心上。老板娘这里一向是大型八卦流言中心,许多辟过谣的东西在这里依然被奉为真理,认真就栽了。


 


比如这会儿,老板娘居然说,王储失踪是因为中央智脑出了问题,给他匹配了三个男人做配偶,所以逃婚了。


 


开玩笑呢?


 


2


 


罗辑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。


 


最近胡同里新搬来一个清俊的青年,是个罕见的Omega。


 


不到半天时间,这个消息就飞快传遍了D区每一个角落。


 


昨天他出门扔垃圾,看到许多附近的混混聚在隔壁楼下,大多穿着背心露出精壮肌肉和大片狰狞纹身,笑容猥亵地互相打完招呼,此起彼伏地喊那个Omega下来。


 


罗辑实在想不通,为什么会有小O冒着危险跑来贫民窟生活。要知道O们的丰厚社会福利完全足够他们去C以上区域过不错的生活,愿意入学和工作的还能获得更多补贴。


 


他正考虑要不要报警时,长街另一头传来疑惑的声音:


 


“你们找谁?”


 


罗辑闻声回头,看到一个叼着烟的黑发青年,从悬停的飞艇上走下来。


 


他肤色白皙,眼神懒懒的,唇线有些天然的上挑,风衣随着行走扬起,露出被束在衬衫里的劲瘦腰身。


 


——的确是一个很好看的Omega。


 


3


 


那个好看的Omega,将所有的混混暴揍一顿,在地上摆了一个大大的叶字。


 


“记住我的姓啊,下次找我就喊叶哥,不要再乱叫打扰到邻居了。”他叮嘱道。


 


4


 


后来对方来借东西,罗辑得知他叫叶修。


 


他们渐渐熟络起来。


 


到处是光棍AB的底层区,Omega的存在永远充满无法言喻的诱惑。尽管叶修已经在附近打出了名,依然有不少人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勇敢无畏、锲而不舍地前来。


 


看着叶修教训那些人,罗辑从一开始的担忧紧张,到麻木,到习以为常,只用了很短时间。


 


只是这些骚扰严重影响了叶修的生活节奏,经常忙到很晚,买菜都来不及,罗辑看在眼里,就常盛情邀请他来自家吃饭。


 


这天,罗辑因为中途被老师叫出去一趟,时间紧忘了整理材料,研究的数据模型和线路图摆满了桌子。叶修吃完饭帮他收拾,翻到几页内容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
 


他从手腕光脑里调出一段由复杂数据链组成不断变幻的模型导图,问:“罗辑同学,你能看懂这个吗?”


 


5


 


罗辑用了两个月时间,不断请教老师,终于捋清了那块数据图。


 


“所以说这个判定的确是被干扰了,”叶修看着他画出来的重叠分析线道,“对吧。”


 


罗辑点点头:“对方用的干扰手段是最简单但是最有效最隐蔽的一种,如果想解除的话我有三种办法……”


 


“罗辑。”叶修抬起头说,“跟我一起去首都星吧。”


 


6


 


旅行舰缓慢降落,舱门打开的一瞬,无数礼炮在空中炸响。


 


看着延伸而下的红毯,两侧制服笔挺等待的队伍,无数闪动的相机,罗辑感到一阵阵地发慌。


 


叶修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,站在阶梯上居高临下,对其中一个前来迎接的人道:


 


“搞这么大阵仗干什么。”


 


喻文州笑容温柔:“殿下能回心转意,当然要昭告天下,普天同庆。”


 


肖时钦上前接过他的手,扶着他下阶梯,在上面吻了一下,彬彬有礼地问:“欢迎回来,看来您是做好结婚的准备了?”


 


叶修彬彬有礼地回答道:“结你大爷啊。”


 


“殿下,注意礼仪。”张新杰在一旁提醒。


 


喻文州道:“王储殿下没做好准备也没关系。从主脑给出结果那一瞬开始,我们就已经是你的合法丈夫了。”


 


罗辑:“……??”


 


 


7


 


这一刻,罗辑终于恍然大悟。


 


杂货铺的老板娘,竟然并没有在传谣。


 


8


 


中央智脑会违背常理,给叶修安排三名配偶,是那三个权倾朝野的家伙联合作弊导致的。


 


叶修逃走的这三年,大概都是因为怀疑而不断寻找真相。


 


罗辑觉得自己有义务将叶修从这个荒谬的弥天大谎中拯救出来。


 


他怀着对三个自私作弊者的鄙夷,一瞬间全身充满了勇气,上前高声道:


 


“我反对!”


 


 


9


 


 


今天首都星的天空依然是那样蔚蓝。


 


举着长枪短炮和的记者们,有种马上会有大新闻的预感,兴奋地躁动起来。


 


“那么顺便就让各位记者朋友帮忙做个见证吧。”叶修说,“我怀疑之前中央智脑的结果被人为操纵,申请再做一次匹配。”


 


他看向罗辑:“另外我想请这位罗技术员,参与全程监督。”


 


全场哄然,记者们急切地发出疑问,交织成一片嘈杂。


 


三人的脸色变了。


 


“叶……”肖时钦开口想制止他。


 


叶修打断了他的话:“如果没有问题,为什么要怕再做一次?如果这次还是同样的结果,我一定二话不说,立刻履行婚约。”


 


张新杰静静地看着他,道:“殿下,你会后悔的。”


 


“该后悔的是你们吧,也太贪心了,”叶修说,“玩弄手段一个就算了,一下来三个?是分赃不均干脆共享吗?”


 


10


 


相机直播并记录着每一个操作,确认它的合法合理。


 


最后在皇室监督员和罗辑目不转睛的视线中,叶修按下了重新匹配的确定键。


 


11


 


一个名字从屏幕上跳出来。


 


喻文州。


 


叶修蹙了蹙眉,没有说话。


 


或许……主脑真的觉得喻文州是他的最佳配偶?


 


没过一秒,又冒出第二个名字。


 


张新杰。


 


叶修有些疑惑地望向罗辑,发现他也是一脸茫然。两人对视着,罗辑低声说:“这次明明没有问题。”


 


但是为什么结果这么相似?


 


第三个名字跟着跳了出来。


 


这时候叶修已经有点生无可恋了。他没好气地看向肖时钦,以为会收到对方得意的表情,没想到——肖时钦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严肃不快?


 


为什么其他两个人也是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?


 


叶修诧异的目光转回屏幕上,看到了让他比三年前更加难以置信的一幕——


 


三个人之后,主脑并没有停下。


 


新的,一个又一个名字正不断跳出来。


 


11


 


“后悔吗?”


 


“后悔吧。”


 


“当初偶然发现你在主脑中的匹配数据非常奇怪,查了很久,发现……”


 


“殿下你居然是罕见的、能和任何人都百分百匹配的万能型Omega。”


 


“所以我们想办法做了干扰系统,努力缩小数据范围。”


 


“三个人,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
 


12


 


王储殿下没有回答。


 


这一刻他什么也不想听,什么也不想了解。


 


他只知道,自己即将,马上,立刻,会开始新一次、漫长的逃婚之旅。


 

啊啊啊啊啊啊,我易大佬,帅爆。
吹爆太太,实名表白太太。

转载自:Mi_sha

魏无羡到底是谁家的?

萌受辰♂:

“我是云梦江氏魏……”


蓝忘机的凝视。


“咳咳,姑苏蓝氏魏……”


江澄的凝视。


“咳咳,我,我是兰凌金氏莫玄羽!”


蓝忘机,江澄,金凌的凝视。


“我tm夷陵魏氏魏无羡好了吧!”


逼不得已而自立门户哈哈哈哈……


大家好,我是云梦江氏·夷陵魏氏·兰陵金氏·姑苏蓝氏·魏无羡。


横跨四(?)大家族的男人~

捕捉一只串串:


我就在繁星中的一颗上生活。
我会站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微笑。
当你在夜间仰望天际时,
就仿佛每一颗星星都在笑。
你,只有你,才能拥有会笑的星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小王子》

ps:原图参考dearydeary李权哲

我对你的爱永远都是正无穷

在这个世界我最好的命运将得自于你的手中——这就是你的诺言

蓝思字无念——今天也在疯狂吸羡:

如果我和你是一道数学题
如果所求的是,我和你的爱的区间。
那么我对你
永远都是正无穷


金凌在客厅里整理带过来的东西。
蓝思追在厨房里面给他做着虾仁蛋饺


金凌心心念念馋了好几天
只是这几天他们刚刚搬到这边,要忙的事太多了。今天刚刚有点空闲,蓝思追特意去买了活虾给他做蛋饺。
香味很快溢到客厅。
金.小馋猫.凌丢下东西跑到厨房
偷偷摸摸伸出小爪子准备偷一个
被人发现轻轻打了一下


"阿凌,还没好呢。"蓝思追浅笑的抓着金凌的手柔声道:"橱柜里面有小蛋糕,听话,等一会再吃蛋饺。"
金凌并没有去拿蛋糕而是站在一旁拿起小勺子
蓝思追一边做蛋皮,金凌一边放馅料。


"思追,你还记得你之前问我的数学题嘛??金凌声音憋笑
蓝思追很快轻声笑出来:"记得。"
"你那个时候好傻哦。居然偷偷藏了那么多小心思。"金凌意味深长的看着蓝思追笑得不怀好意。


蓝思追淡然的看着他道
"因为是阿凌啊。所以,就不由自主的犯傻了。"
说话的声音明明那么轻轻柔柔却像重锤子一样砸进了金凌的心里。


金凌耳根红的
都不想说话了都。


数学题那是高二的事情。
那时蓝思追拿了一道关于我爱你的逆否命题。
一旁的蓝景仪看了一眼随口道:"不就是你不爱我吗。"
金凌毫不客气的砸过去一本数学书道:"蓝景仪你这样你的数学老师会哭的。"
蓝景仪耸耸肩跑到一边做题了。


金凌抬头看着蓝思追道:"思追你先说说你的答案。"


蓝思追看着金凌很专注
一边看一边缓缓开口
"如果有一个人爱你,那么,这个人,一定是我。"


金凌莫名听的耳朵根发热
他点点头道:"其实还可以改成,如果有一个人不爱你,那么这个人,不是我。"


"原来这样,谢谢阿凌。"不知道什么时候蓝思追和金凌靠的很近。


好热
这是金凌唯一的感觉。
心跳的好快
快到像漫长的三千米


一旁的蓝景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两个


得,还没在一起就这样。
这是个对单身狗不友好的世界。


金凌想到这里就笑了。蓝思追也笑了显然他们都想起来那个时候。
"的确很傻。"蓝思追评价道


"我觉得你告白的时候更傻。"金凌抱着手臂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道
蓝思追笑了然后把火关掉,凑上去道:"阿凌,明明早就知道。为什么不说呢?"
话语里带着调戏。
金凌面无表情的拍开蓝思追游走在他腰间的手。


"你耍流氓越来越熟练了啊。"


蓝思追腼腆道:"还不是很熟练。要靠阿凌帮我提升了。"
"提升多久?"金凌挑挑眉。
蓝思追看着金凌缓缓道


"一辈子。"


他们真正告白是在高三毕业的那场聚会。
所有人都带着一定的伤感。
我们都即将各奔东西。
不在过问


金凌是唯一清醒的。
蓝思追帮他一杯杯挡酒。
金凌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扛着两个酒鬼。
蓝景仪早就醉的一塌糊涂。
蓝思追倒是乖巧的跟着金凌


回到家,金凌就不客气的把蓝景仪扔回他房间。


一转身,看见思追他坐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腿。
金凌:。。。。


"起来,地上凉。"金凌试图把蓝思追拉起来。
结果蓝思追抱着金凌笑得傻乎乎(据金凌的描述)一遍遍喊着金凌


"阿凌。"
"嗯?"
"阿凌"
"嗯。"
"阿凌。"


金凌无奈的给他擦着脸道:"什么事?"


谁知道被人抱了个满怀:"我喜欢你。很喜欢。"


金凌沉默了一下继续给蓝思追擦脸声音轻快:"我知道呀,我很早就知道了。"


不要以为我没有发现。
很早很早。
我就知道了。


后来?
后来他们当然在一起了。


蓝景仪:。。。。我就是睡了个觉。


说是出柜,双方家长都是同意的,尤其是蓝思追的家长是金凌的大舅。
并且,他的大舅父是蓝忘机。


只有在找二舅舅江澄的时候。金凌怕怕的。
谁知道自己颤颤巍巍的等着江澄说的时候。
江澄道"算了。你们幸福就好。"


"舅舅。。。?不生气?"金凌疑惑道。
江澄平静的看着报纸道:"我如果大发雷霆并且打断你的腿,就能让你和蓝思追分手。你觉得可能吗?"


金凌摇摇头。


江澄放下报纸眉眼带笑道:"那不就得了,你们幸福,就可以了。我是你的家人,什么事情,有我们呢。况且,魏无羡带出来的孩子,我信得过。"


金凌感动的看着江澄。
江澄继续不紧不慢道:"不过我们老江家必须是上面的。你不能像魏无羡知道了吗?"


金凌:。。。。额。。。好像不行?


"思追,你说说,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呀?"金凌拿着筷子夹了一个蛋饺喂给蓝思追。
蓝思追把蛋饺吃下去,看着金凌,目光温柔道
"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爱你,已经深入骨髓。"


金凌咬着筷子笑眯眯的想
今天的蛋饺好像格外好吃呢。


我爱你
就像正无穷一样。
永远继续下去。


唉。。。今天听广播剧还是没有醉酒叽。不过追凌有啦。
小朋友就是要甜甜甜才合理呐。
求评论!